当前位置:主页>名酒文化>
酒文化——绘画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从古至今,文人骚客总是离不开酒,诗坛书苑如此,那些在画界占尽风流的名家们更是“雅好山泽嗜杯酒”。他们或以名山大川陶冶性情,或花前酌酒对月高歌,往往就是在“醉时吐出胸中墨”,酒酣之后, “解衣盘薄须肩掀”,从而使“破祖秃颖放光彩”,酒成了他们创作的催化剂。

唐代吴道子名道玄,画道释人物有“吴带当风”之妙。《历代名画记》中表他“每欲挥毫,必须酣饮”,唐明皇命他画嘉陵江三百里山水的风景,他能一日而就,酒的刺激功不可没。又如王洽(?-825年),以善画泼墨山水被人称之为“王墨”,其人疯颠酒狂,放纵江湖之间,每欲画必先饮到醺酣之际,先以墨泼洒在绢素之上,墨色或淡或浓,随其自然形状,为山为石,为云为烟,变化万千,非一般画工所能企及。

五代时期的励归真,被人们称之为“异人”,其乡里籍贯不为人所知。平时身穿一袭布衣,入酒肆如同入家门。人问之何其如此好酒,答曰:吾衣单裳薄,所以爱酒,以酒御寒,以画换酒,除此之外别无所长。励归真嗜酒却不疯颠狂妄,他画牛虎鹰雀,造型能力极强,笔下的一鸟一兽,都非常生动传神。

活跃在五代至宋初的郭忠恕是著名的界画大师,他所作的楼台殿阁完全依照建筑物的规矩按比例缩小描绘,评者谓:他画的殿堂给人可摄足而入之感,门窗好像可以开合。郭忠恕的绘画作品却倍受人们欢迎,却从不轻易动笔作画,时人经常备钱帛求画而不得,可他酒后兴发,往往迫不及待动笔。一次,安陆郡守求他作画,被郭忠恕毫不容气地顶撞回去。这位郡守并不甘心,又让一位和郭忠恕熟识的和尚拿上等绢,乘郭酒酣之后赚得一幅佳作。

宋代的苏轼是诗书画俱精的一代宗师,尤其是他的绘画作品往往是乘酒醉发真兴而作,黄山谷题苏轼竹石诗说:“东坡老人翰林公,醉时吐出胸中墨。”“恢诡诵怪,滑稽于秋毫之颖,尤以酒为神,故其筋次滴沥,醉余频呻,取诸造化以炉钟,尽用文章之斧斤。”就连苏东坡自己也承认“枯肠得酒芒角出,肺肝搓牙生竹石,森然欲作不可留,写向君家雪色壁。”
上一页12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