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享受奢侈>
话说“酒文化”与“酒文明”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虽地处南方,宴席上喝酒的风气似乎不输北方。春节,更是无酒不成席。
酒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。自古,文人好酒,竹林七贤之刘伶更是嗜酒如命。他的遗文《酒德颂》中说,“兀然而醉,忽尔而醒,唯酒是务,焉知其余”,“静听不闻雷霆之声,熟视不睹泰山之形,不觉寒暑之切肌,利欲之感情”。
刘伶好酒的佚闻趣事更是有一箩筐,说不尽道不完。他出门远行,带一坛酒,边走边喝。仆人跟在后头,肩扛一锄,刘伶对他说:“我喝醉了,你不用管我。我若是醉死了,你就挖个坑把我埋了。”
在家里喝酒,他更是放浪形骸,不拘礼节。醉酒之后,脱个精光,在家里“裸奔”。这个“病酒”的人留给世人的也正是诸多与酒的故事。
不过,据说,古人喝的酒似乎都是度数不高的米酒,即使大碗喝下,酒精含量估计也不如如今一小杯精致的高度白酒。试想,如果武松当年喝的是三大碗65度的白酒,怕只是过了景阳岗就烂醉如泥了,更遑论打虎一事。
中国人惯来讲究中庸,讲究适可而止,对于饭桌上的酒,似乎也应该发扬这一传统精神。因酒出车祸,因酒入院,因酒发生争执的事情早已屡见不鲜。时代不同,酒也不同,再抱着传统的所谓“酒文化”———“感情深,一口闷,感情浅,舔一舔”似乎已经不合时宜,非要在酒桌上磕个你死我活,最终,总是两败俱伤。
笔者以为,今天,我们更提倡的不应该是“酒文化”,而应该是“酒文明”。

来源于:中山日报2008年2月5日 第 4768 期 B4版
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